川普接受采访:我们需要冷静,而不是恐慌
原创:
2020.10.10



川普接受采访:

我们需要冷静,而不是恐慌

文  | 木木

北美动态专稿


912 日,川普总统接受在白宫接受了JeaninePirro 的采访,下面是采访内容全文(资料来源:https://factba.se/transcript/donald-trump-interview-jeanine-pirro-fox-news-september-12-2020):
 
珍妮·琵萝总统先生,谢谢你为大家做了这么多事。当伍德沃德(Woodward)的消息被发放出来以后,乔·拜登说你对新冠肺炎的处理方式不止是卑劣的,甚至还是犯罪的,你对拜登有什么话要说吗?
 
川普总统:我认为他说出这样的话才是犯罪的,因为我们已经做出超水准的效率与表现了。你也知道的,在我发出旅游禁令好几个月以后他才发现这样做是对的,最后他也不得不为他的不当言行而道歉。我们本来会失去远比现在更多的生命。我对伍德沃德说的话没错,我说我们需要冷静,我们不应该恐慌。
 
他们想要我惊恐不安地又跳又叫的:每个人都要死了吗?每个人都要死了吗?这不是领袖应有的态度,作为领袖我要为这个国家带来鼓舞与士气,我们需要冷静地面对危机,这就是我所表达的。顺带提醒一下,这番话是在我决定对中国发出旅游禁令之后说的。
 
珍妮·琵萝对,你的禁令是在131号发出,而你与伍德沃德的访谈是在2月进行的。
 
川普总统:是的珍妮,我做了非常重要的决定。每个人都知道我是怎么想的,要不然我怎么会下这个禁令呢?然后过了不久我又禁飞了欧洲,每一次的禁飞令都让我们拯救成千上万的生命,由于我们很早就采取行动,很可能已经令200250万的人免于死亡。
 
珍妮·琵萝所以你认为你的时间点掌握得很好?那让我问问你对伍德沃德的时间点怎么看?他在27号跟你做这个访谈,当时他说这个病毒有多危险,然而他却等到9月,也就是7个月以后,才让全美国的民众知道你说过这个这个病毒有多严重。他的这个时间点选得恰当吗?
 
川普总统:看得出他是一个机会主义者,老实说他不是坏人,他做对他有利的事情。他的第一本书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他的书中写了一些虚假不实的东西我可以指出来的,所以我答应接受他的采访。我们一共通了大概16个电话,我们有一些很不错的交流,虽然不长,但是真的很不错。
 
我甚至不清楚他的书是好还是坏,我可以告诉你我当时说的就是这么个意思:我说别恐慌,我们不应该恐慌。这些媒体会将所有正面的事情歪曲贬低,他们真是假新闻。我敢说大概有百分之八十五的新闻媒体都是这样,很可悲!
 
但是我跟伍德沃德谈论了很多不同的话题,我想这些讨论都很不错,我们看看他的书推出以后会是什么内容吧。但是在新冠疫情这个问题上现在其实对他是很不利的,因为如果他当时认为我是错的,那么他就应该马上报道出来,如果他认为有这么多生命会受到威胁,他当然应该马上报道出来。然而事实上他根本不认为我有什么错,现在媒体拿这件事情来炒作可能连他自己也感到很惊讶吧。这些都是假新闻,都是假新闻!
 
珍妮·琵萝事实上,当他在3月份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告诉他,我不想要造成恐慌,作为一个领袖,我不会跑出去到处说你们大家都快要死了!
 
川普总统:是啊,你们出去看看那些领导世界的领袖们吧,温斯顿·丘吉尔站在伦敦大楼的顶层以非常平静的语气发表演讲。人们需要冷静的领袖,没有人愿意看到领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般,如果我真的表现出那副样子的话,那真是太可怕了!人们要的领袖必须具备坚定的力量,没有人需要恐慌。
 
珍妮·琵萝说说关于疫苗的情况吧,现在拜登和贺锦丽(Kamala Harris)根据盖洛普(Gallup)民调结果说,他们认为人们对疫苗的接受程度跟政治倾向很有关系,民主党人不想接受疫苗,他们不信任这个疫苗,因为那是受你的团队所支持的。
 
川普总统:他们不想接受疫苗因为他们不想让我得到赞誉,他们不希望这事对我的选情有利。不过我们已经很接近最后阶段了。我们也已经有了一些治疗方案,比如说瑞德西伟(remdesivir)和血浆治疗,你看看我们已经达到的成就和数字,在死亡率上我们已经有百分之八十五的改善了。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我们现在真的已经扭转了局面。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功,我不敢说是已经完全克服了疫情,但是也离此不远了。况且疫苗很可能会在10月,或者1112月完成。我们有很棒的医药公司,他们的技术很先进,效果将会非常好。
 
珍妮·琵萝是的,你是对的,数字显示疫情已经降温了,现在的问题是还应不应该封锁那么多地方,人们真的需要出门过正常生活了。现在新冠肺炎感染率已经明显下降了,而拜登却说,根据科学家的意见,他会将整个国家都封掉。
 
川普总统是啊,他想要把全国都封掉。
 
珍妮·琵萝你认为这样对他有好处吗?
 
川普总统:这对他来说会是灾难性的,我们现在已经破纪录地增加了许多工作机会,上四个月我们就创造了一千零四十万个工作岗位,没有人见过这样的增长,我们创造了上千万的工作机会,这真是破纪录的。我们的国家复苏了,取得大大的胜利,零售业的数字也创下前所未有的高点。你想一想,即使疫苗还没有出来,我们就已经达到这样的数字和成就,有没有疫苗已经不那么关键了,但是当然有疫苗就更好,而且很快就会有了,最快在10月就能出来,我们真的在扭转整个疫情。
 
只有民主党管辖的地区还在封城,他们必须要开放。在我看来他们只是为了政治目的而封城,比如北卡莱罗纳州、密西根州,还有另外几个州还在封城,还有纽约,你看看他们对纽约做了什么事情,那里的人民和餐馆真可怜,他们连餐馆都不可以去,到处就像鬼城一样。州长库莫和市长白思豪二人真该感到羞耻,纽约人都在纷纷出逃了。这二人的搭档真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这种现象发生在纽约真是太令人难过了,我们真的应该尽快开放各个城市,安全开放。
 
他们坚持封城是因为他们另有企图,他们希望在113号选举日那天越少人出现越好。从你刚才看到的数字来看,其实他们的做法根本影响不了我们,但是对他们来说还是开放更好。即使不管数字如何,那些被困在家里的人实在是在受罪,他们失去工作、陷入抑郁、毒品、酒精当中,这些事情远比病毒带来更大的危害。
 
珍妮·琵萝你刚才提到北卡莱罗纳州,在那个州他们已经开始投票了,而他们又正在封城当中,你想这对于想要投票给你的人来说会有什么影响?
 
川普总统我希望人们会出门亲自投票,但如果你想要签署任何(邮寄)选票,你要分辨是认证的还是没有认证的。他们打算寄出八千万份没有认证的选票,也就是说人们根本不知道那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选票,突然就会出现很多不明不白的选票。现在我们甚至不知道他们会寄给什么人,这对我很不利,因此我想他们很可能不寄给共和党人居住的社区。或者很可能很多人根本就没有把选票寄回去,而他们就可以到处去收割选票(将没有认证或投寄的选票归算给民主党),民主党肯定会这样做,其实他们早就开始如此操作了。
 
珍妮·琵萝是的,我曾经检控过这样的案件。(主持人珍妮·琵萝曾经是法官)
 
川普总统可能接下来会有很多这样的案件,他们真的做得太卑劣了!八千万张(邮寄)选票啊!我们从来没有面对过这么多的数量,在选举当晚肯定会造成很大混乱的,不过结果一定会很出人意料。其实他们本来应该鼓励人们亲自出门去投票,或者邮寄具有认证的选票。你可以要求不在场选票,他们会特别寄给你,这是不一样的(有认证),你可以填妥不在场选票并寄回给他们。但是他们(民主党)却不是这样做的,他们只是寄出八千万份没有认证的选票。
 
珍妮·琵萝是啊,这些选票是通用的,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要拿这些选票怎么做。有很多人已经搬家了,很多已经去世了,但是注册记录还没有被清除,问题真的很多啊!
 
川普总统还有签名呢!他们连签名认证都不需要!他们到底把选票寄到哪里?寄给了谁?什么人会寄回给他们?全部都不清不楚,完全不合宪法,太不诚实了,这些州连一个小型的选举都做不好。
 
珍妮·琵萝那你有什么解决的方法吗?
 
川普总统我们在通过法院来处理,很多很多法院,希望他们能够做出法律上的决议,如果法院什么也不做的话,你将会看到一场混乱不堪的选举。
 
珍妮·琵萝讲到选举当晚,我们也要提到法律与秩序的问题。在2016年你当选时就是一位支持法律与秩序的候选人,想不到四年以后这成为一个最主要的问题之一。现在有那么多无政府主义暴徒在街上闹,都是在那些由民主党执政的城市,他们拒绝让国民卫队进入去维持秩序。那里的居民其实是希望恢复秩序的,但是你却不能进去帮助他们,除非你得到那些民主党市长或州长的允许。
 
你打算怎么处理呢?现在他们正在发出威胁,如果民主党输了大选,他们就会继续暴动。如果当晚选举结果出来了,你打算怎么做?
 
川普总统如果他们真的这样做的话,我们会很快就摆平他们。
 
我们有权这样做,我们也有能力这样做。对付那样的暴动对我们来说易如反掌,我希望不需要这样做,这种事情不应该发生,但是如果我们必须要做,那我们就会在几分钟里面平息这种事情。
 
就像在明尼阿波里斯市,他们出现问题,我们派出的国民卫队在半个小时之内就解决问题了,暴动马上消失了。
 
你再看看基诺沙市(Kenosha)面对的问题,其实他们的警察和警长们都是百分百支持我的,即使现在发生了那么多可怕的事情,全国的执法部门都还是支持我的。像在纽约、芝加哥这些地方也是,这些都是民主党在管治的地方,共和党管治的地方根本不是这样。现在这些城市的警长们都一个一个地辞职了,我想我就已经看到1520个了,每一个都是来自民主党城市。在这个疫情发生之前,我们的罪案记录已经达到历史上最良好的了。
 
当疫情发生以后很多事情就改变了,我们必需面对事实。但是所有的问题都发生在民主党执政的地方,他们管治得实在糟糕,他们的税收很高,现在还要削减警察经费。拜登完全支持这些政策,他到目前为止都没有用过法律与秩序这个说法,他害怕如果他这样说的话他就会失去极端左翼势力的支持,当然其实没有人知道那些人会不会出现(投票),这些人根本不想谈到法律和秩序。
 
还有一件事,很多人住在郊区,你也是,因此你肯定很清楚,我废除了一条推行了很久的法令,拜登和奥巴马尤其用力推动,就是强行将低收入房屋建在市郊地区的法令。我把它终止废除了,只要我在的话这条法令就不会再出现。因此现在市郊地区不会再面对这种强制措施了,住在郊区的居民难道不应该投票给我吗?
 
民主党打算要大肆发展这个房屋计划,他们要委任科里·布克(Cory Booker)来全权负责这个计划,他可是除了贺锦丽以外最自由派的一个政客啊,而他们却想让他去改造市郊地区。这样会毁掉郊区的,这事已经发生了,他们拿下了分区建设项目,真的是很可怕的事情。
 
珍妮·琵萝城市正在受到破坏,法律与秩序的破坏,加上疫情的封城,从纽约市区到郊区都受到破坏。
 
川普总统到处稿破坏的其实不是真正的示威者,他们是无政府主义者、他们是专业煽动者和暴乱者。他们都是背后有人付钱在操纵的。还有一些愚蠢的孩子跟着他们闹。
 
珍妮·琵萝他们都是什么人?谁在背后付钱给他们?
 
川普总统我们正在追查,我们已经盯上他们了。
 
珍妮·琵萝你可以告诉我们吗?
 
川普总统暂时还不可以,不过很快你们就会知道了。其实他们里面也有一些很笨的人,当暴徒达到自己的目的以后就会抛弃他们了,他们根本没有互相的尊重,他们要的只不过是钱。他们都是一些极端的自由主义者,非常富有,他们资助那些无政府主义者和煽动者,他们非常危险。
 
你看见这个周末发生的事情吗?有人走到户外餐厅拿起别人桌子上的牛排就咬下去,然后再扔回盘子里。两位老人家正在用餐,有人就这样走过去拿起他们的牛排和土豆吃起来。
 
珍妮·琵萝这就是问题所在!我们很想从你那里得知,这种情况什么时候可以改变?什么时候可以看见转机?
 
川普总统我们的国民卫队是很强悍的,警察部门其实也是,比如在西雅图,在我们打算进去之前当地警察就已经将问题解决了。
 
执法部门已经拘捕了很多人,我们已经派美国法警部的人员去逮捕那个在波特兰街头枪杀那位年轻人的凶手,他冷血地枪杀他,人们从电视上都看到的。只是因为他不喜欢他戴的帽子或穿着的衣服,他甚至不是戴着川普帽子,而是戴着跟宗教信仰有关的帽子。而他却射杀他!那么冷血。过了两天半以后我问,我们什么时候去拿下那个凶手?于是美国法警部马上派人去抓他,然后他们发生了枪战。那个人可是一个暴力重犯,美国法警人员把他杀死了。我跟你说,就是应该这样!当你干下这种罪行时这就是罪有应得的下场。人们不应该随意动用暴力去攻击人,你不可以一面躲在盾牌后面一面向人扔砖头。
 
珍妮·琵萝但是总统先生,我们还面临着一个问题,有很多检查官拒绝控告这些被逮捕的暴徒,有很多社会主义者在背后挑选这些人上来,我曾经检控过罪犯,我知道他们常常故意放走罪犯。
 
川普总统很不幸,这种情况确实在发生。不过如果这些人不停止他们的所作所为的话,你会看见前所未有的反击。有一些非常聪明又勇敢的人,他们不会再忍受下去的,当他们说我们实在受够了的时候,你会看到非常厉害的反击。
 
我们现在还没有去到那个地步,但是已经有人表示非常愤怒,你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很大力度的反击了,但是现在人们对这些极左运动开始受不了了,所以可能突然之间,反击就发生了。
 
很多右翼的人都是坐在家里看电视的,他们看见基诺沙、芝加哥等地的凶杀、枪击事件,他们知道每个星期都有数十人死亡。真是难以置信,因此他们会说,够了!我不会再容许这种情况继续在我的国家发生下去。
 
珍妮·琵萝还有两个问题,恭喜你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你被提名的事件是非常重要的,就是促成以色列和阿联酋之间的和平约定,其它阿拉伯国家也会效仿。奥巴马在2009年得到了这个奖,不过我查了一下他其实什么也没有做成,没有人说的上来他到底做了些什么。
 
川普总统他在八年里面真的做得很少,而他所做的也被我终止了。我终止了他的奥巴马医保计划中对个人保险的强制令,那是奥巴马医保计划中最为人诟病、也是最重要的一条,那简直是个灾难。总之他做的很多事情都被我们取消了。

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我必须要报告给大家的,我刚刚被告知我们已经建成了311英里的边境墙,那对我们南部边境的保护起到了难以置信的效果,我们的移民问题现在处理得很好。
 
珍妮·琵萝你认为你会得到这个和平奖吗?
 
川普总统我不知道,我做了我该做的。下个星期我们将要举行签订和约的仪式了,我希望你也会来,阿联酋和以色列备受尊敬的代表都会来,很多很多年都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了。接下来很多其它中东国家也会签这样的和约的,我们会以很不同的方式使中东达到和平。我们遇到最大的障碍就是奥巴马跟伊朗所签订的那个非常可怕的条约,那是最糟糕的条约,要付给伊朗18亿美金现金!
 
你怎么会通过这样的拨款?这才让我知道原来总统可以有这大的权力,如果你可以通过18亿美金的现金,用飞机把所有现金送往人们所不知道的人手中,他们利用职权做了实在是太可怕的事情。我们干了很了不起的事情,我可以很有把握地这么说。
 
珍妮·琵萝下一个问题,关于辩论。你会不会像往常一样预备跟拜登辩论?你想他会怎么做呢?
 
川普总统我会像往常一样预备的,辩论对我来说是有优势的,我不知道拜登会怎样表现,我看见他在其它场合的发言,他说话连前后都不能连贯,他连话都说不清楚。
 
珍妮·琵萝你想他会用什么方法把自己连贯起来呢?
 
川普总统我想很有可能他需要依靠药物,我听说是这样。不然我真不知道他如何应付自己这么糟糕的状况,他连一句完整的句子都说不清楚,他又怎么应付辩论呢?还要面对那么多的现场观众?当然我对情况是感到很乐观的。
 
珍妮·琵萝:这是肯定的!总统先生,我们非常感谢你宝贵的时间。
 
川普总统:你的节目非常棒!谢谢你!

 --请关注北美动态--
???    迅速报导北美焦点新闻
    分析北美社会道德走向
    提供基督信仰角度的新闻评述
    适合所有关心北美社会问题的朋友阅读





敬请阅读最新文章:


麦克阿瑟牧师致00后年轻人:打开你的圣经吧!

大学洗脑重地:我们如何反击并得胜!

著名神学院院长:拜登选哈里斯为副手,危害巨大!

警官为罪犯祷告 罪犯狱中重生(含视频)

葛福临回应民主党大会:你是谁竟敢将上帝逐出?(中英文)

民主党试图用纳税人的钱资助堕胎,你同意吗?

基督徒当用什么价值观面对美国大选(含音频)

葛福临牧师发起“行走祷告会”  生命季刊鼓励华人基督徒踊跃参加

谨防教会“网路化”与“政治化”(含音频)

川普总统宣布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选人名单

基督徒应如何参与选举?(含音频)

美国社会的混乱中基督徒面临的灵性挑战!(含音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