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代价——你愿意付吗?
原创:
2020.12.17


自由的代价

——三赴华府游行集会有感


文 | 哈拿
北美动态专稿

前言


“Freedom is Not Free”(自由不是无偿的) 这句习语为美国人用于表达对军人的感激之情,被篆刻在位于华盛顿特区的韩战纪念碑上,也在每年的国殇节、老兵节常常听到。来美二十多年,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深地感激军人和警察为我们能享受自由的生活而付出的代价,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深地感到:我们每个普普通通的小人物都在自由上有份,都要为之付出代价。


今年9月份以来,我三次赶赴首府华盛顿特区,分别参加了9月26日的福音派基督徒葛福临(Franklin Graham) 牧师带领的为美国祷告走祷集会(Pray for America Prayer and March),11月14日的抗议大选舞弊、支持川普总统的“停止窃选”(Stop the Steal)游行集会,以及12月12日的“游支持川普 (March For Trump)游行集会这三次大型全美民间集会。深感每一个公民和居民的责任以及每一个天国子民的责任,因为自由不是无偿的。


(一)“为美国祷告”走祷集会


“这称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祷告,寻求我的面,转离他们的恶行,我必从天上垂听,赦免他们的罪,医治他们的地。我必睁眼看、侧耳听在此处所献的祷告。”(历代志下 7:14-15)


屈膝祷告

大约六、七月份开始,我就收到葛培理福音协会主席葛福临牧师的邮件,邀请全美基督徒报名参加9月26日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美国祷告走祷大会,心里虽有感动,却顾虑重重:新冠病毒蔓延、疫情肆虐,我会不会染上?同住的父母年事已高属高危人群,就算我不中招,把病毒带回来让他们染上怎么办?现在打砸抢盛行,目标多为大城市人多处,我躲在郊区乡下尚平安没事,去首府参加大型集会会不会有危险?若有个三长两短,家中上有老下有小谁来管?再说平时出远门多是丈夫开车,我又是个方向盲,到了现场摸不着北、误了大部队怎么办?想着想着,也就顺理成章地把心里这个微小的感动的火花按下去了。但是上帝好像没有忘记那个小火花。


9月初,我在一个为美国祷告群里发了条走祷会信息,问谁要去参加,心想如果有人去我至少到现场可以有个伴,但没人回应。我想那个群里有离首府比我近的都没人去,我也就别瞎发热心了。更何况组织机构为走祷会安排了网上在线祷告,我可以于同一时间参与,而且家人也有顾虑。可是转念又想:葛培理福音协会组织这个走祷会,如果每个人都像我这么想,或者害怕感染病毒、担心人身安全,现场没人或寥寥无几怎么办?再说上帝让我住在车程可以达到的地方,也不是枉然(那时航班旅行还比较受限制),于是继续祷告求问上帝。9月中旬走祷会两周前的一个周末,我第一次和同州的华人义工拼车去宾州为川普总统扫票,聊天后得知开车的是一位主内弟兄,回程路上就问了句:“你们想不想去下周的华府走祷会”,弟兄答,“想去啊”,还说他们还有几位想去,如果我也想去可以搭他们的车,这样不仅有了同伴,开车问题也解决了!而后来我才得知,这位弟兄得过重病,现在还在长期服药,疫情中被列为高危人群,可是他每周去宾州扫票风雨无阻,还要去首府参加走祷会,而且每次都是他开车当司机。


走祷会一周前的周日,我在我们的祷告小群祷告会上提起走祷会,得到了那天在线的姐妹们的鼓励,她们说会为我祷告,而且住马里兰州的E姐妹也要前往,我又受到了鼓励!更重要的,是我家弟兄也从开始的顾虑变为支持,我于是马上报名参加。


9月26日这天清晨,阳光明媚,气候宜人。我和两位本州弟兄及两位外州姐妹驱车近4个小时前往华盛顿特区。我们把车停在一个小小的停车场,这里我看见印有美国人教会和韩裔教会名称的大巴专车。11点多来到走祷会所在地国家广场(National Mall),我立刻大吃一惊,被眼前的景象震撼:


这里已经是人山人海。我来美二十多年从来没见到这多的人聚集。走祷会第一站是林肯纪念堂,但人群已经排到了1公里以外的华盛顿纪念碑。走祷会12点准时开始,由彭斯副总统带领祷告,当我听到彭斯副总统说他和凯伦(彭斯总统的夫人)每到一处听到最美妙的话语就是 “我在为你祷告”时,心里很感动,也更坚定了为他、川普总统及其他掌权者祷告的信心。葛福临牧师带领大家向上帝呼求:“我们的国家陷入困境,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祈求耶稣医治这地

第一站林肯纪念堂祷告完,大家从这里前往国会山,途中边走边祷告,并在大会建议的每一站各自停下来祷告,整个现场和平喜乐,我也早已把病毒感染、人身安全抛到了九霄云外。


途中我们遇到的基本是白人和一些黑人,偶尔也会碰到零星的亚裔、印度人。人们或围成小圈、或双膝跪地祷告、或举起双手向天呼求。大概因为华人寥寥无几,有一位华人姐妹远远看见我们非常兴奋,走过来和我们打招呼,她说她和她的白人丈夫一起前来,他们所在的巴尔的摩的一间美国人教会开来了几辆大巴。现场也有人背着十字架传福音,开着福音车用大喇叭宣告耶稣基督已复活,举着“Repent or Perish” (要么悔改、要么灭亡)的标语,并引用路加福音12:5:“我要指示你们当怕的是谁,当怕那杀了以后又有权柄丢在地狱里的。我实在告诉你们:正要怕他!”


快乐的福音车

背着十字架走祷



举着十字架和“要么悔改、要么灭亡”的黑人基督徒


我很感恩看到不同年龄段的下一代。在第一站祷告开幕之时,我旁边是成群结队、青春洋溢的自由大学(Liberty University)的大学生。据报道,那天早上,44辆大巴从位于弗吉尼亚州的校园满载2,200位大学生,来到这里祷告,他们有为美国祷告的负担和带领他们这一代人寻求上帝、为真理站立的激情。我也看到家长手里牵着的孩子、怀中抱着的孩子、小推车里的婴儿,我佩服这些家长的勇气和智慧!那天的走祷会约有五万五千人报名,而现场参加人数可能更多。


青春洋溢的自由大学(Liberty University)的大学生


在国家广场的另一端,同时进行的还有Jonathan Cahn牧师组织的回归大型集会,广场上的看台和大屏幕前也坐满了人在听讲道和祷告,Cahn牧师和众讲员呼召大家在离主耶稣再来越来越近的日子里尽快认罪悔改、回归真神。据估计,这两个集会合计有五万至十万人参加。


在走祷会最后一站国会山,我欣喜地见到了四年来一起在电话线上祷告但素未谋面的E姐妹, 姐妹分享道:“看到那么多美国人,同时和平地聚集祷告,很震撼人心。三五成群,诸多大群,  祷告唱诗赞美神, 有人为另外的人按手祷告,或带领人信主,还有背着十字架传福音的,这地的民知道悔改寻求神,可爱。愿全能的上帝能借着这次选举,带来属灵的大复兴!”


灵里合一迫切祷告


在走祷会上亲眼目睹上帝在美国留下了这么多不向巴力屈膝、愿为美国认罪悔改祷告的基督徒,让我看到这个国家是有盼望的,因为“耶和华垂听国民所求的”(撒母耳记下 24:25),而“义人祈祷所发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 (雅各书 5:16)。我也看到了谁是这个国家基督信仰的中坚力量,他们不是大牧长、神学家、或有名望的人,也不是只潜心读经灵修、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而是这些普普通通的白人、黑人和各族裔“一手拿圣经、一手拿报纸”的基督徒。我祷告更多的华人基督徒也走出教会、跳出zoom,穿戴好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在这场正在进行激烈又艰难的属灵争战中做基督的精兵,挺身而出,为神国而战!


哈拿 现居美国,90年代末来美,获博士学位;基督徒科研工作者。

 --请关注北美动态--
???    迅速报导北美焦点新闻
    分析北美社会道德走向
    提供基督信仰角度的新闻评述
    适合所有关心北美社会问题的朋友阅读






敬请阅读有关文章:

视频:两个国度的不同领袖

视频:离弃上帝的岁月
视频:美国是基督教国家吗?
视频:政教分离的由来

视频:两个国度的国民
数万人参加“行走祷告大会” 彭斯副总统出席并发言/含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