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为“基督教川普主义之毒”?(含视频)
原创:
2021.01.06

神学家迈克尔霍顿(Michael Horton


基督徒的黄金法则

文  | 启木

北美动态专稿



上周读到一篇神学家迈克尔霍顿Michael Horton在福音联盟发表的文章,单看题目就吓我一跳基督教川普主义之毒(The Cult of Christian Trumpism 直译是“基督教川普主义邪教”。吓过之后我还是静下心来仔细阅读,毕竟我稍微读过他的名著《天路客的系统神学》(A Systematic Theology for Pilgrims on the Way),知道他不是标题党。读完之后发觉他的题目确实概括了文章内容。

 

霍顿从1212日在华盛顿的人民集会开始描述基督教川普主义(Christianity Trumpism)。他提到了正统犹太人和天主教徒,但主要目的是对参与其中的福音派基督徒敲警钟。霍顿认为这是三种运动的汇合:1)基督教美国主义;2)末世阴谋论;3)成功神学。并引用了得勒尔(Rod Dreher)的话:或许他们对川普的共同热爱超越了这些神学认信

 

我是有自知之明的,没有水平在神学层面和霍顿对话。我也知道这三个方面可能的危害。自从做牧师以来,我都旗帜鲜明地反对成功神学。霍顿提到末世阴谋论的那些代表人物我不熟悉,所以不加评论。没有人能够确定诉说末世将发生的事情,我也不必展开对比各种千禧年神学立场。若有人借着末世博名谋利,我也是会抵挡的。

 

至于第一个方面基督教美国主义,霍顿定义之后没有太多阐述,而强调福音这个好消息不是道德的改善,也不是一个基督教社会或任何政治制度。这句话属灵正确,我也同意。基督徒有福音使命,不是在地上建天国。福音这好消息是与永恒相连,却有着无可推诿的文化使命。请读者观看承光学会最新小视频:基督徒的文化使命(链接:政教系列|第六期 基督徒的文化使命)



我们相信三一真神创造、救赎,以恩典让世人可以与自己和好、世界可以恢复到原有的秩序。基督所呼召出来的教会,就是普天下的圣徒们,是一起来与圣灵同工,完成圣父的计划。这计划既包括福音使命,也包括文化使命。基督徒实践文化使命,是不是为了在地上建立天国呢?这就好像问,基督徒实践福音使命,是不是为了使世人在地上成圣呢?


我盼望上帝祝福美国,求主纪念从五月花号开始的历代圣徒,怜悯这地,我盼望诗篇3312节的话语在美国实现以耶和华为神的,那国是有福的!祂所拣选为自己产业的,那民是有福的!” 这怎么就是基督教美国主义呢?当我们发现在美国有许多幽灵、像吼叫的狮子寻找可吞噬的人,难道我们不应该用圣经真理来抵挡,难道说我们祷告上帝离弃美国?

 

霍顿虽然没有证明这三个方面怎样和支持川普的基督徒之间的联系,他却提到对外,这种偶像崇拜在无数方面阻碍了教会的福音工作。对内,它把救赎的福音变作此世的权力。

 

我至今没有遇到一个本来要信耶稣,却因为基督徒支持川普而不信了的人。有两个慕道朋友告诉我,若是120日川普宣誓就职,他们就信耶稣,因为必然发生了神迹,或许是因为这么多基督徒祷告的原因。当然了,我告诉他们信靠耶稣基督是全方位多维度的,不只是社会层面,需要认识到个人的罪性,等等。

 

至于对内,清楚明白救恩的所谓川普主义的基督徒从来就不期望用世上的权力代替救赎的福音。川普总统即便连任,四年后也要卸任。我们之所以支持川普,因为他在很多方面选择为圣经价值观而战。

 

16日将有一场更大的游行,我虽然没有时间去,却有主内好友正在路上,我衷心地为他们祷告。包括他们在内的许多川普支持者以及参加集会的基督徒,不是为着争取权力而去,是为着美国大选的公平公义发声。宪法保证民众的集会自由,这些基督徒为着自己看到的黑暗担忧,愿意付上代价为公义发声有什么不可呢?有关选举舞弊的事情,三天两夜说不完。这些天我捏着鼻子看主流媒体的报道,基本没有解释可疑证据的报道,也不采访签了Affidavit的美国民众(注:成百上千的人签了Affidavit,是要付法律责任的,一旦被确认是作假见证,他们是会被起诉的)。主流媒体就是一致地认定川普和他的支持者根本没有可能翻盘,却继续胡闹。还有一个说法,就是美国各级法院的诉讼都没有判川普团队赢,所以不存在可以改变大选结果的舞弊欺诈现象。这一点我们无法在此展开,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看看128日德州诉讼以及最高法院用什么理由拒绝审理的。

 

因为霍顿写文章是为了给福音派基督徒敲响警钟,我特别留意他的用词。他使用了以下词汇描述1212日集会的福音派基督徒:偶像崇拜、属灵淫乱、可耻之事、亵渎神、异端、邪教。这是在描述要下地狱的人哪!为了显得公平,他的文中提到过去几十年来,我已经说了很多话批评左派人士,他们正试图把耶稣变成一个文化战争中的吉祥物。我没有时间去做详尽研究,但据我所看到的,霍顿在推特和白马客栈www.whitehorseinn.org网上发表过针对自由派(Liberals)的言论,相比温和很多。

 

读者遇到这样的基督徒或神学家有什么感受?他们对待外邦人比对待弟兄姐妹更善良,对待抵挡神的诸般思想比对待主内不同立场更显得宽容。我是没法接受,因为不符合圣经的教导。比如加拉太书610节告诉我们:所以,有了机会,就当向众人行善,向信徒一家的人更当如此。如果用家比喻普世教会的话,霍顿的做法好比对待外人如春风般温暖,对待家人如严冬般无情。还有一种可能,他已经断定川普和一部分川普支持者不是基督徒,虽然他们口中承认,心里却没有相信。若是如此,他又是如何判断人的内心呢?

 

我们还在过去几个月看到类似的诛心之法。川普在教堂前举起圣经,被控告是作秀得选票;他在圣诞节发表的讲话,引用大多数牧师在圣诞节会诵读的路加福音210-12节,又说他没有资格,或者说他是在利用上帝的名铺垫闹革命。这些在我看来都是诛心之法,按照这样诛心之法,我在教会讲道也可能别有用心。有哪位牧师经得起这样的诛心之法?有哪位基督徒经得起这样的诛心之法?难道不是唯有上帝才能鉴察人的内心吗?

 

难道我们想看见美国的政治领袖们都像117届国会开幕祷告一样:奉一神论的神之名,奉梵天(印度教神)的名,并奉许多不同信仰之神的名祈祷。阿门Amen!阿无门A-Women”?(参:正义与邪恶的争战:众议院欲消灭父亲/母亲/儿女/夫妻等称谓

 

主耶稣教导的黄金法则无论何事,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是我们与人来往时最好的指导。遇到事情有不同立场,我盼望辩论时对方能够有节制,不要随意人身攻击,那么我也照此行。我盼望对方不要有玻璃心,动不动就认为被人身攻击了,我就常常告诉自己不要有玻璃心。


然而,若我成为一些人的领袖,转离三一真神,向诸神祈祷时,我盼望有人能大声疾呼,让我和跟随我的人不要朝错谬里直奔。因此,我看到国会议员祷告阿无门时写文章疾呼。当有人写文章警示我时,我盼望他能对待我像弟兄,本着圣经靠着常识说服我,让我得益处。因此,我写这篇文章反驳迈克霍顿。我盼望有神学深度的人能更充分地就着霍顿的文章展开辩论。

 

至终,我们是要到上帝的审判台前交账的。到那时,看有多少是为讨人的喜欢,有多少是为爱神的缘故,有多少是被世上的智慧迷惑,有多少是因着认识永恒的真理而站立。

 

启木 牧师,在美国牧会;承光学会会长(inherit.live)。

 --请关注北美动态--
???    迅速报导北美焦点新闻
    分析北美社会道德走向
    提供基督信仰角度的新闻评述
    适合所有关心北美社会问题的朋友阅读






敬请阅读最新文章:

深度文章:十字路口上的美国(含音频)

新种族主义像癌症一样在美国社会蔓延(含音频)

深度文章:美国社会乱象背后的深层根源(含音频)

自由的代价:长长的队伍是一个个人组成的

特殊的圣诞节,特殊的圣诞故事

比较川普与拜登的圣诞致辞

正义与邪恶的争战:众议院欲消灭父亲/母亲/儿女/夫妻等称谓